随便逛逛
艺术家 - 作品 - 话题 在售

蒙娜丽莎的微笑(拼贴画)

黄凤荣的拼贴作品所使用的材料,主要是纸张,这些纸张来自当下各种各样的时尚杂志。作 为消费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,时尚杂志的存在无疑正是这个喧嚣浮华而虚幻的消费时 代、享乐世界的一种象征。当黄凤荣把这物化了的喧嚣浮华和虚幻一页页、一片片撕下来的 时候,这个有如孩童恶作剧般的行为,自觉不自觉中,便有了某种游戏的、解构的性质,有 了某种嘲讽的、批判的色彩;而当黄凤荣把所有这些撕下来的碎片——文字和图像的碎片, 或者说时尚的碎片——一块块拼贴在画布上组合成一个艺术形象的时候,“有意味的形式” 也就产生了,每一个碎片在这里获得了新生,作为一个有机元素而拥有了一个恰当的位置。 在这解构和重构的过程中,时尚的速朽化做了艺术的不朽,时代的喧嚣浮华和世界的虚幻图 景被演绎成了一个缤纷而坚实的视觉形象,从而具有了某种超越的意义和价值。

5  

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口的拿破仑(拼贴画)

黄凤荣的拼贴作品所使用的材料,主要是纸张,这些纸张来自当下各种各样的时尚杂志。作 为消费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,时尚杂志的存在无疑正是这个喧嚣浮华而虚幻的消费时 代、享乐世界的一种象征。当黄凤荣把这物化了的喧嚣浮华和虚幻一页页、一片片撕下来的 时候,这个有如孩童恶作剧般的行为,自觉不自觉中,便有了某种游戏的、解构的性质,有 了某种嘲讽的、批判的色彩;而当黄凤荣把所有这些撕下来的碎片——文字和图像的碎片, 或者说时尚的碎片——一块块拼贴在画布上组合成一个艺术形象的时候,“有意味的形式” 也就产生了,每一个碎片在这里获得了新生,作为一个有机元素而拥有了一个恰当的位置。 在这解构和重构的过程中,时尚的速朽化做了艺术的不朽,时代的喧嚣浮华和世界的虚幻图 景被演绎成了一个缤纷而坚实的视觉形象,从而具有了某种超越的意义和价值。

3  

吹笛少年(拼贴画)

黄凤荣的拼贴作品所使用的材料,主要是纸张,这些纸张来自当下各种各样的时尚杂志。作 为消费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,时尚杂志的存在无疑正是这个喧嚣浮华而虚幻的消费时 代、享乐世界的一种象征。当黄凤荣把这物化了的喧嚣浮华和虚幻一页页、一片片撕下来的 时候,这个有如孩童恶作剧般的行为,自觉不自觉中,便有了某种游戏的、解构的性质,有 了某种嘲讽的、批判的色彩;而当黄凤荣把所有这些撕下来的碎片——文字和图像的碎片, 或者说时尚的碎片——一块块拼贴在画布上组合成一个艺术形象的时候,“有意味的形式” 也就产生了,每一个碎片在这里获得了新生,作为一个有机元素而拥有了一个恰当的位置。 在这解构和重构的过程中,时尚的速朽化做了艺术的不朽,时代的喧嚣浮华和世界的虚幻图 景被演绎成了一个缤纷而坚实的视觉形象,从而具有了某种超越的意义和价值。

3  

耳朵上扎绑带叼烟斗的自画像(拼贴画)

黄凤荣的拼贴作品所使用的材料,主要是纸张,这些纸张来自当下各种各样的时尚杂志。作 为消费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,时尚杂志的存在无疑正是这个喧嚣浮华而虚幻的消费时 代、享乐世界的一种象征。当黄凤荣把这物化了的喧嚣浮华和虚幻一页页、一片片撕下来的 时候,这个有如孩童恶作剧般的行为,自觉不自觉中,便有了某种游戏的、解构的性质,有 了某种嘲讽的、批判的色彩;而当黄凤荣把所有这些撕下来的碎片——文字和图像的碎片, 或者说时尚的碎片——一块块拼贴在画布上组合成一个艺术形象的时候,“有意味的形式” 也就产生了,每一个碎片在这里获得了新生,作为一个有机元素而拥有了一个恰当的位置。 在这解构和重构的过程中,时尚的速朽化做了艺术的不朽,时代的喧嚣浮华和世界的虚幻图 景被演绎成了一个缤纷而坚实的视觉形象,从而具有了某种超越的意义和价值。

3  

自画像(拼贴画)

黄凤荣的拼贴作品所使用的材料,主要是纸张,这些纸张来自当下各种各样的时尚杂志。作 为消费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,时尚杂志的存在无疑正是这个喧嚣浮华而虚幻的消费时 代、享乐世界的一种象征。当黄凤荣把这物化了的喧嚣浮华和虚幻一页页、一片片撕下来的 时候,这个有如孩童恶作剧般的行为,自觉不自觉中,便有了某种游戏的、解构的性质,有 了某种嘲讽的、批判的色彩;而当黄凤荣把所有这些撕下来的碎片——文字和图像的碎片, 或者说时尚的碎片——一块块拼贴在画布上组合成一个艺术形象的时候,“有意味的形式” 也就产生了,每一个碎片在这里获得了新生,作为一个有机元素而拥有了一个恰当的位置。 在这解构和重构的过程中,时尚的速朽化做了艺术的不朽,时代的喧嚣浮华和世界的虚幻图 景被演绎成了一个缤纷而坚实的视觉形象,从而具有了某种超越的意义和价值。

2  

与猴子的自画像2(拼贴画)

黄凤荣的拼贴作品所使用的材料,主要是纸张,这些纸张来自当下各种各样的时尚杂志。作 为消费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,时尚杂志的存在无疑正是这个喧嚣浮华而虚幻的消费时 代、享乐世界的一种象征。当黄凤荣把这物化了的喧嚣浮华和虚幻一页页、一片片撕下来的 时候,这个有如孩童恶作剧般的行为,自觉不自觉中,便有了某种游戏的、解构的性质,有 了某种嘲讽的、批判的色彩;而当黄凤荣把所有这些撕下来的碎片——文字和图像的碎片, 或者说时尚的碎片——一块块拼贴在画布上组合成一个艺术形象的时候,“有意味的形式” 也就产生了,每一个碎片在这里获得了新生,作为一个有机元素而拥有了一个恰当的位置。 在这解构和重构的过程中,时尚的速朽化做了艺术的不朽,时代的喧嚣浮华和世界的虚幻图 景被演绎成了一个缤纷而坚实的视觉形象,从而具有了某种超越的意义和价值。

3  

教皇英诺森十世肖像(拼贴画)

拼贴,即是在二度平面上,将纸张、布片或其他材料进行黏贴组合。这样一种艺术形式,正 好既直观却又充满隐喻地诠释了我们生活于其中的这个后现代世界,这个世界,正是由各种 元素拼贴堆叠而成的,我们所生活的城市一直都在做的事情,无非就是:分割、拼凑、解散、 重组。因此也有人说,拼贴艺术,正是我们这个解构与结构相互并存相互钳制的社会的一个 象征。这种解构与结构的创造性游戏充满了无限可能性,拼贴艺术也因此而被认为是“20 世纪最富灵性和活力的艺术形式之一”。 黄凤荣的拼贴作品所使用的材料,主要是纸张,这些纸张来自当下各种各样的时尚杂志。作 为消费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,时尚杂志的存在无疑正是这个喧嚣浮华而虚幻的消费时 代、享乐世界的一种象征。当黄凤荣把这物化了的喧嚣浮华和虚幻一页页、一片片撕下来的 时候,这个有如孩童恶作剧般的行为,自觉不自觉中,便有了某种游戏的、解构的性质,有 了某种嘲讽的、批判的色彩;而当黄凤荣把所有这些撕下来的碎片——文字和图像的碎片, 或者说时尚的碎片——一块块拼贴在画布上组合成一个艺术形象的时候,“有意味的形式” 也就产生了,每一个碎片在这里获得了新生,作为一个有机元素而拥有了一个恰当的位置。 在这解构和重构的过程中,时尚的速朽化做了艺术的不朽,时代的喧嚣浮华和世界的虚幻图 景被演绎成了一个缤纷而坚实的视觉形象,从而具有了某种超越的意义和价值。在黄凤荣随 性而精心的安排中,纸的碎片生成了一种天然的“笔触”效果和“肌理”效果,在灵光乍现 的某些地方,碎片中的文字和图像与艺术造型的某个局部出乎意料的吻合,贴切生动,并且 充满趣味性,——这里所显现的,正是艺术家本人的艺术素养和艺术功底,他艺术天赋中的 “灵性和活力”。 作为一个充满想法、能量爆棚的艺术家,黄凤荣所拥有的当然不仅仅是“灵性和活力”,他 那艺术斗士的勇气、急先锋的冲劲和孤胆英雄的魄力都是有目共睹的,他的勤奋,他充满策 略的创新意识和开拓精神,也都是众所周知的,在这一切之中,对于一个渴望在艺术道路上 有所建树、在人生舞台上有所作为的艺术家来说,还有一样东西是必不可少的,那就是—— 雄心,甚至不妨说是野心!这雄心或野心,不仅体现在黄凤荣多年来在各种艺术可能性的不 遗余力的探索和实践上,也体现在:在某个具体的艺术形式上,铆足了劲越做越大,——比 如拼贴艺术。基于这雄心或野心,基于对拼贴艺术的热爱,在有了足够多的拼贴实践打底之 后,黄凤荣毅然决然地给自己下达了一个充满挑战性的创作任务——以拼贴的形式,再创一 百幅世界名画。

3  

日照金山

梅里雪山的日照金山

3  
© | Powered by 衍艺圈 - topart.cn
投稿邮箱: topart_news@163.com | 客服支持: topart_cn@163.com